+快速导航
联系我们

地 址:九州易通科技有限公司
电 话:010-87740230
传 真:010-87740230
邮 箱:cmseasy@163.com
客服:871148347

当前位置
双合印【第六场】到【第七场】 - 讲历史

(李瑞莲持灯上。)

李瑞莲(西皮摇板)我本宦门千金体,

身陷贼府受欺凌。

(白)我李瑞莲。我父曾为益州总兵,被奸臣所害。是我母女上庙拈香,被刘应龙

看见,见我有几分姿色,抢到他府中就要勒逼成亲。是我再三不允,破口大

骂,被后堂老太太听见,收为侍女丫鬟,可怜我母命丧水牢,至今此仇未

报。是我每日夜晚,偷闲必到后花园祝告上苍,保我早日逃出虎穴。这且不

言,今早家院报道,说是按院前来私访,此事不知真假。是我服侍老太太已

经安眠,不免去到花园祝告一番。唉,我这冤仇何日得报也!

(南梆子导板)听谯楼打罢了初更时分,

(南梆子)急忙忙到花园祝告神灵。

耳边厢又听得人声大振,

(众人抬董洪同上,过场,同下。)

李瑞莲(白)呀!

(南梆子)又只见众家丁抬定一人。

(白)哎呀且住!这些恶奴抬定一人往水牢而去,这是哪里来的?有了,待我暗暗

跟随,观看动静便了!

(西皮摇板)我这里在暗中观看动静,

见机会搭救这遇难之人。

(李瑞莲下。)

双合印【第七场】

(刘寿上,开锁,众人抬董洪同上,送入水牢,众人同下。起初更鼓。董洪黑暗中四下摸索。)

董洪(白)哎呀!

(西皮散板)只望私访除强暴,

不想打入在水牢!

(白)哎呀,我好错也!悔不该在天齐庙与张庞氏写状,不想被刘贼看破,将我打

入水牢,我这是怎生出去啊!这……且住,这水牢里面黑雾迷漫,阴风惨

惨,冷气逼人,看来我的性命难保!哎呀,性命休矣!

(乱锤。)

董洪(白)哎呀且住!看那旁亮晃晃的是什么缘故,待我上前摸揣摸揣……

(九锤半。董洪四下摸揣,发现死尸,大惊,甩发身段,屁股座子。)

董洪(白)哎呀!我当是什么,原来是一堆死尸!哎呀,好怕人呀!哎呀,好怕人呀!

(董洪大声咳嗽。)

董洪(白)董洪啊董洪!想你身入水牢,早晚也是一死!还怕的什么鬼,我一定要摸揣

摸揣!

(九锤半。董洪四下摸索,忽然摸到死在水牢中黄巡按的印信。)

董洪(白)硬梆梆的什么东西!哎呀且住!看这形象好像一颗印信,这是什么官儿的印

信,哎呀这……哦,有了!我身旁现有按院的印信,待我取出对来。

(董洪合印,摸。)

董洪(白)形状一样,大小相同。啊,这明明也是一颗按院印信,怎生落到此地,这是

哪里来的!哦呵是了!想是前任按院黄伯兴前来私访,被刘贼打入水牢!黄

伯兴啊黄年兄!身为八府巡按,除暴安良,要访凶徒,就该差人锁拿,为何

亲身到此!如今,命丧水牢,你好无才,你好无智!呀呀呸!董洪啊董洪,

你倒有才有智,怎么也被贼打入水牢啊!这……哎呀!

(西皮散板)龙入沙滩难翻爪,

虎落陷井怎脱逃!

(起二更鼓。李瑞莲上。)

李瑞莲(西皮摇板)我这里掩灯亮暗暗随定,

顾不得夜深沉道路不平!

来至在水牢外细听动静。

董洪(白)咳!我命休矣!

李瑞莲(白)呀!

(西皮摇板)又听得水牢内大放悲声。

我这里熄灯亮将他救应,

救出了遇难人细问分明!

(白)门锁着哪,待我惊动于他。

(李瑞莲推门。)

董洪(白)哎呀,三太爷来了,你饶我命吧!

李瑞莲(白)我不是三太爷,我是府中的侍女丫鬟!

董洪(白)丫鬟姐,你快救我命吧!

李瑞莲(白)救你不难,你姓什么叫什么?你是干什么的,你说给我听听!

董洪(白)我……

李瑞莲(白)啊!你说你是干什么的?

董洪(白)我是个卖卜的!

李瑞莲(白)什么?你是个卖卜的,你拿这话哄谁啊!我劝你说出真情实话便罢,如若不

然哪,哼哼,那可是自找苦吃!

董洪(白)哎呀,董洪啊董洪,你说出真实姓,也是一死,不说出真实姓也是一死,为

何落一个无名之鬼!

丫鬟姐听了!

(西皮散板)改扮私访到府中,

我是按院……

李瑞莲(白)怎么喳?

董洪(西皮散板)叫董洪。

李瑞莲(白)呀!

(西皮散板)听罢言来吃一惊,

原来是按院董大人。

我不搭救谁搭救,

(九锤半。李瑞莲推水牢门推不开,摸到牢门上的锁,想砸开锁,没有锤斧。低头徘徊,寻思办法,忽然

脚碰在石头上,险些跌了一跤。脚疼,捏脚。李瑞莲虽然恨这块石头,却被提醒用石头去砸锁。去搬石

头,石头却是埋在土里,李瑞莲只得用手指先剔去四周的土,想一下子搬出来,用力过猛,石头未动,屁

股座子,摔倒在地,耐心地剔土摇石,土扬迷眼。九锤半中加垫锣。李瑞莲把石头搬出来,拿起石头去砸

锁。三锣。锁落地,李瑞莲险些跌下去,稍喘口气,忙叫董洪出来。)

李瑞莲(白)大人,您上来呀!

董洪(白)我上不去呀!

李瑞莲(白)哎!

(西皮散板)只得身上解腰巾。

(九锤半。李瑞莲忙解下腰巾子,从水牢门中送下去。)

李瑞莲(白)大人可曾看见什么没有?

董洪(白)我看见一个白亮亮的,在我头上摆来摆去,就是够不着。

李瑞莲(白)够不着!

(李瑞莲想,往下送一下腰巾。)

李瑞莲(白)大人您够着没有?

董洪(白)够着了。

李瑞莲(白)快拉着它上来吧!

董洪(白)是,是,是。

(董洪握着腰巾,李瑞莲正用力往上拉,董洪手一滑,松了手,董洪坐倒。李瑞莲抢背反跌下来。)

董洪(白)哎哟!

李瑞莲(白)哎哟,您又怎么啦?

董洪(白)我又撒手了!

李瑞莲(白)您倒是揪住了哇!

(董洪爬出水牢。)

董洪(白)哎呀,我的娘啊!真是二次投胎!

刘应龙,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啊丫鬟姐,我虽然得脱性命,却不晓得路径。大门今在何处?

李瑞莲(白)哎哟,您别找大门,大门您出不去!

董洪(白)我从哪里出去啊?

李瑞莲(白)随我来!

(李瑞莲、董洪同走圆场。)

李瑞莲(白)别走啦,你瞧见没有,蹬着那个山子石,跳过那花墙去,那就是你的生路

啦!

董洪(白)有劳了!

(董洪想。)

董洪(白)荒唐,多蒙她搭救于我,不曾问过她的姓名!

啊,丫鬟姐,你姓字名谁,告知于我,日后也好答报。

李瑞莲(白)我叫李瑞莲。我父曾为益州总兵,被奸臣所害,是我母女上庙拈香,被刘应

龙看见,抢到他府中就要勒逼成婚,是我不允,破口大骂,被后堂老太太听

见,收为侍女丫鬟,可怜我母命丧水牢,至今此仇未报,求大人作主!

董洪(白)原来是千金小姐,失敬了。

李瑞莲(白)岂敢。

董洪(白)啊,小姐,我这里有按院印信一颗,你且带在身旁,去往广平府,交与那知

府李云,自然收留于你。

李瑞莲(白)多谢大人。

董洪(白)正是:

(念)鳌鱼脱却金钩钓,摇头摆尾再不来!

(董洪下。)

李瑞莲(白)大人已去,不免去至上房,盗了刘贼衣帽,乔装改扮,去到广平府,找那知

府李云。刘贼啊刘贼!管叫你明枪容易躲,暗箭最难防!

(李瑞莲看印信。)

李瑞莲(白)这才是好东西!

(李瑞莲下。)